月亮不是我

關於部落格
  • 2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獨普>柏林牆倒塌20周年紀念

晴空萬里,陽光溫柔著照耀大地,是個令人想坐下來悠閒的喝個咖啡的好天氣。但有個人似乎不這麼想。金色的小小身影並沒有任何停下腳步好好欣賞太陽的意思,風似的穿越迴廊。
 
快步跑向親愛兄長的房間。
今天哥哥,並沒有來找自己。
越過大廳,速度再看到一抹白髮身影從房間走出開始加速衝刺。
 
「哥!!」金色小炫風向著白髮青年懷裡撲去。
West今天也很有精神阿!」金髮小男孩抬起頭,白髮兄長的笑容,比陽光還炫目。
West抱歉阿,今天沒辦法陪你玩了,本大爺有事情需要去辦。West你可要好好等我回來阿!!」
 
等哥哥回來,這是當然的。那可是他最愛的哥哥呢。
但是萬一哥哥回不來了呢?
 
日子一天一天又一天,等不到朝思暮想的兄長。
石塊一堆一堆又一堆,盼來的只有冰冷殘酷、阻擋一切的圍牆。
 
29年,足夠讓毛頭小孩成長為高壯的青年男子。
29年,夜夜自渾身是血兄長的噩夢中驚醒。
 
多少淚多少含恨的拳頭印在冰冷的灰牆。
「不!!!!」
 
 
「不!!!!」猛然自床上坐起,在黑暗中對上一雙寫滿擔心的紅眸。
West?怎麼了?
沒什麼。做了惡夢罷了。」擦了擦額際冷汗。不明白自己位何突然想起這段埋在心底的往事。
West,你真的沒有怎麼樣媽??不准欺騙本大爺阿!!紅眸瞄瞄他因不善說謊而微紅的面頰。
「真、真的沒有」『我不會再讓你受傷難過。』看著充滿朝氣的兄長,在對比夢中那慘白的容顏後,暗自下了決定。
要讓哥哥別再追問下去,得轉個話題。
那個哥。我昨天下班有去買了新口味的香腸和啤酒,既然哥都起床了,我去做早餐吧。」匆匆自棉被窩起來,隨意套上件黑色汗衫,便趕緊往廚房奔去。
基爾伯特看著那幾乎能稱為落荒而逃高壯身影,皺了皺眉。
 
餐桌上,烤的香酥金黃的吐司上擺著切片好的香腸,在搭上兄弟倆最愛的啤酒,完美的一餐。
「等一下要記得去書房拿報告」口中碎碎念著等等要做的事,並沒有注意到原先坐在對面的身影悄悄的來到背後。
West!!」冷不防從背後一把抱住高壯的弟弟,下巴靠在對方寬實的肩膀輕輕磨蹭。
「哥、哥哥!!」因從來沒被哥哥主動做這種近乎撒嬌的動作,一張老實端正的臉脹成深紅。
West,快點給本大爺從實招來!!」白皙的俊臉貼近弟弟的面頰,看著對方的臉上的紅暈和無法近距離直視自己而乾脆閉起的雙眼,囂張大笑。
「嘿嘿嘿West你不說也沒關係,今天我跟你去上班!!!」
好不容易定了神的路德,在聽到哥哥的任性宣言在度石化。
 
「哇喔!本大爺好久沒出來逛逛了!這條街變的可真多。」
那是因為哥每次出門不是急著去欺負奧//利就是去和英/國拌嘴,所以都沒在注意路旁情景」開著車,心中默默的對奧//利和英/國說聲抱歉….
 
在謝過上司答應多帶一個人來上班的任性要求後,帶著哥哥進了辦公室。
「哥你坐這….
「哇!West你辦公室可真大阿!」基爾像個好奇小孩,興奮的到處東摸西摸。
「是…..哥哥你小心點別把東西摔壞了。」
「這本大爺知道啦,本大爺才不像小….
匡啷!!”
看著地上摔成好幾片的玻璃飾品,路德開始擔心起辦公室的胃藥可能不夠。
 
 
放下手中報告,揉了揉眉心,路德從來都不知道上個班可以這麼累。一整個早上除了要工作外還要應付哥哥的突襲。哥哥在跟他說話時常突然冒句”你到底怎麼了”,路德懷疑自己會不會除了胃痛還會有心臟病。
 
「West本大爺回來啦,有順便幫你買午餐阿!!」基爾在”參觀”完整個辦公室後,坐不住便跑出去逛了。
「哦!?謝謝哥哥!!」驚喜的站了起來,想從哥哥手上接過便當。
「不過要回答本大爺今天早上怎麼了。」
「那個阿……」哥哥還掛念著阿。
「喂West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要隱瞞本大爺阿?」
「不是……」
「那怎麼不說?」
「……」
「既然不能說就算了,那本大爺先走了。」隨手把便當扔在桌上,基爾轉身,頭也不會的走出大門。
「哥哥!!」馬上站了起來追出去。
「路德維希先生,這裡有您的…」「不好意思我現在沒空請幫我請假!!!」也不管後面秘書的叫喊,拔腿向門口奔去。
但在經過剛才的拖延,基爾伯特已經不知道跑到哪去了。趕緊發動車,沿路大街上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尋找著白髮兄長。
公園、超市、小教堂。
街頭、小巷、大廣場。
沒有沒有還是沒有。懷著最後一絲希望來到奧/地/利和英/國住處,得到的答案只有搖頭。
 
不要拋下我不管,29年的痛我不想再嘗,我學不會一個人快樂。
 
天色暗了,路上幾乎沒有行人。失魂落魄的走到當初20年前相隔29年的見面地。
我終究還是無法保護你。
我一向只相信事實,神對我來說並沒有求助自己來的實在。但現在,我只希望你回來。
 
開著車回家,心頭充滿的只有那白髮紅眸有著一貫微笑的兄長。
哥哥……
 
再看的到住處光亮的距離,路德有些不敢上前,怕只是另一場,要他在等29年的夢。
下了車,慢慢前進。我的臉有點濕,下雨了嗎?我的視線變的模糊,以至於眼前那模糊的白髮身影的臉,有些看不清。
那身影越來越近。
「West」
「……是你嗎哥哥?」
那身影不語,逕自走到我面前,輕輕拭掉我臉上源源自雙瞳的水珠。
「West,有事要告訴本大爺,不然本大爺可不知道你在想什麼阿!!」視線漸漸清晰。是那抹熟悉的燦爛。
「我家的West長大了,會要保護哥哥了。本大爺很開心喔!!看在這點份上就不計較你什麼都不跟我說了。」
我抬起雙臂,將哥哥緊緊鎖進懷裡。
「現在,有我在,你不再是一個人了,哥哥。」
「我長大了。換我保護你了。」
是的,換我了。
當初向年幼的我效忠的劍,綻放光芒,將我保護在其中的劍。
現在,換我將你好好拭淨,珍藏起來的時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