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不是我

關於部落格
  • 29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白

自私,是我的代名詞
-------------------------------------------------------------------------------------------------------------
相識的開端,並不是個好印象。
 
「媽的,那新來的是怎樣阿,臉冰的那樣。」我皺眉,向一旁的友人抱怨。
「沒差啦!他又沒惹到你。」朋友對我的不耐早已習慣,聳聳肩回答。
 
一開始,一直認為你是個不好相處的人,卻不知道將來的你會如何的讓我心神不寧。
 
幾個月後,原先經常在身邊的友人搬去了外地。還記得那天天氣很熱,蟬再樹上鳴的很是吵人。無聊沒人陪的我很煩燥,正好看見一旁路過的你,便叫了聲。
 
「欸,那個新來的。你叫什麼阿。」意外的發現自己好像從來沒注意過你的名字。
「我不叫欸,還有,一年還不知道名字,你還挺扯的。」他勾了勾嘴角,不是嘲笑,反倒像是無奈。
「多謝誇獎。」我嘖了聲,慣性的嘴硬。
 
自從那次後,空閑便會和你幾句得聊天,久而久之也成了習慣。也沒了當初的排斥,發現在僵硬表情下其實挺溫柔的。
 
「你看你,吃東西像小孩子一樣,又沾到了。」拿起紙巾擦著我的嘴角,像幫自己養的貓清理毛皮。
「誰像小孩子了,這是不小心沾到好嬤。」偏過頭,依舊不肯承認。
「好好好,不像。」嘴上這麼說,上揚的嘴角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怯,敷衍人。」眼角瞄到他極力忍耐的笑,嘖了聲。
 
這時的我們,已經能夠稱的上是朋友。
 
半年了,原本對他老是不耐的態度早已不知去向,反而開始依賴他。他在不知不覺中已成為我生活中的不可缺。我們開始會在不同節日互送禮物,但其實原先都是他單方面的送,在纏著我回送,聖誕節、生日等平時對我來說忘了就算了的日子,也在他的一句「一年才一次耶」和硬式塞來禮物漸漸成了習慣。
 
某次的生日
「吶,這給你,破蛋日快樂阿,別再忘了自己的生日了。」
「怯,生日就生日,什麼破蛋日哪聽的懂,還有又不是小孩子了過這幹麻。」
「沒有關係啦~~
 
回去後拆了信,看到某句話,嘴角不可避免的彎了起來。
『我們要一起慶祝十次生日,這樣,我們就認識十年了。』
從此以後,信就成了我們之間的不可或缺,也成了我往後唯一回憶物品。
『只要妳想,要我伸出幾次手都可以。不管幾次,我都會抓住你的手,而且,絕對不會放開』這是他聲稱從書裡看到的句子,也的確是。但我卻不知是他給我的諾言。
『你說你有很多喜歡和不喜歡的東西,我也是。我也有很多不喜歡的東西,但喜歡的,就只有你一個而已。』
很多很多,她信裡隱含的感情,很多很多。我的後知後覺,也很很多很多。
 
某天,他給了我封信。我不記得那天需要給禮物。
 
「幹麻阿,有話有講的就好了阿,還用寫信的,先說好,我可沒那麼勤勞還回信給你,我直接用講的就好,看你到時候一定後悔沒用講的。」看著手中的信,我估噥著。
「噗,寫信就有信,有什麼好後悔的。」他笑。
我呆呆看著他的笑臉,一臉不可思議「嘖,明明就會笑,一開始認識你幹麻裝一副死人臉阿。」
「沒辦法阿,那時候還沒有認識的人,很陌生嘛。」他攤手。
「黑啦,很陌生啦。」瞪了他一眼,開什麼玩笑,不知道誰才來個幾天就和其他人的像上輩子就認識了.......其實現在想想,那時擺臉色,或許是藏著些酸葡萄心理。沒辦法,誰叫他剛來雖是一臉冰,隔天就緩和許多,一些膽大的人就上前和他聊天,才發現它其實他很和善,只是剛來緊張了點,三天後幾乎每個人都和他不錯。不像我,許多朋友都說我是天生長相冷酷,很有人剛見到我的人主動來找我說話,他們也都是相楚久了才慢慢了解。
「看完要回應一下阿。」
「災拉。」
 
那小小的一封信,就開始我們之間我一開始絕不會想到的關係。
他喜歡我。看完信的我並沒有感到不悅,其實現在的他在我心中已經能劃回『個人物品』。從小就獨占慾很強的我,這次也不例外,直接將那個只有緊張會繃著張臉其實根本沒啥殺傷力的溫柔傢伙歸入『管轄範圍』。是的,管轄範圍,卻沒有說明他是什麼類別的物品。是愛情是友情,當時的我根本沒想那嚜多。只知道他在我生活中已佔了大半的領土。
 
那次後,一年中要準備的禮物節日表開始多了項情人節。但那時的我,卻不知道這對他意義有多深。
 
在多位朋友的暗示明示下,神經有電線桿粗的我才知道幾個人其實也暗戀這我,有些也送了信和禮物,我照樣沒有表示什麼,對我來說只要相處模式沒什麼差我都好。事實我也無法下定決心去拒絕,看他們對我無條件的好,我無以回報。沒錯,無條件的好,卻忘了我身邊一直也有一個。
漸漸的,時間一長,身邊的他也開始有了怨言。
 
「你不跟他們講白嗎?」他翻著我隨手扔在沙發得信和禮物。
「這樣他們很可憐耶。」一嘴零食,一手搖控器,含糊不清外加專注在電影上的我。
「不下定心拒絕他們,只會讓他們在知道事實後傷的更重。」他淡淡的說。
「我又不像你這麼狠。」那傢伙的後援會人數可不比我低阿,不過我比他善良多了。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是所有錯的開始。
 
 
最近的他,不知怎嚜了,對我越來越冷淡,見到面都只打個招呼人就不知飛到哪,電話也沒幾句就掛斷。
很明顯的預兆,我卻不懂。
 
這種情形過了幾個月,終於,他又拿了封信給我
 
「這給你。」
「……喔。」
相處這麼久,信也不知道收了幾封,但就是沒有一次像這樣氣氛這麼凝重。
打開了信,第一句話讓我有了危機意識。
『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封信。』
慢慢讀完了滿滿三張信紙,想哭卻哭不出來。
 
很痛、很難過,沒想到這種心情有天也會發現在我身上。我苦笑自嘲。但這是我應得的。你說很簡單,只要去和那些人說明白在向他道歉,但是現在的我開始慢慢釐清自己對他,什麼感覺。想了很久,抱歉,說我沒良心也好,玩弄他人感情也罷真的很抱歉,我無法分清是友是愛。現在的我,能夠毫不猶豫的說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卻無法說出是哪種重要。你的溫柔,讓我下意識認為應該是我保護你,當你不在我身邊,才發現我什麼都不行。
 
看著之前你寫給我的卡片,眼淚不爭氣的掉。
「欸,你不是說要跟我過十次生日的媽?」「你說你不會放掉我的手,你還記得媽!?」
「我不能給你承諾,萬一哪天我變心了,你怎麼辦?我才不相信什麼永遠,我連我自己的感情是否能長久不變,我自己都不能保證了……」
 
你老是稱呼我為月,只因我的名字裡有個月字,即使字不同。但是你知道嬤,真正的月亮是你阿。
雖然沒有太陽的耀眼卻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守護著我 。
高掛在天上,只要一離開便追不回。
 
Stay with me , stay with me
My baby , say you love me
這是一段歌詞,但是很抱歉,這麼想的或許是你。但我,只求say you don’t leave me
Love me 對我來說太沉重,也回應不起。我害怕當我回應後,才發現自己給的沒有你多,那對你多不公平。
 
不想你離開,想將你綁在身邊,卻不知該用什麼理由,這就是,自私的我,自私的自白。




....那兩人 終是無果 現在自己重新看文 有的只有痛過後的麻 傷過之後 終是什麼也沒留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